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迎江教育专题>师生园地>教师频道
十四中图书漂流读后感:《重新发现儿童》读后感(朱 宏)

本书的作者高峰是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小学校长。关于儿童的地位,他在书中写道:“我们的儿童其实在两千年的历史长河当中,从来没有站在社会的正中央。今天我们对儿童过度的保护,或者反过来讲也叫过度的剥夺,实际也损害了孩子的天性。我们还没有把儿童作为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所以其实我们内心、眼里没有孩子,我们看到了孩子但是没有看到儿童,没有看到儿童本体的价值或者他应有的地位。”

高峰认为,“儿童是神秘的、诗意的、艺术的,需要我们成人重新发现和探索儿童的世界。唯有如此,才能做到让孩子站在正中央,创造和适应儿童成长的教育生活。”于是,他在玉泉小学追求“以儿童为本位、以课程为核心”的教育实践,努力践行自己的幸福教育观。《重新发现儿童》一书向大家展示了他和学校的师生在看见儿童、认识儿童、保卫儿童、尊重儿童、发展儿童等方面的所思所想和实践案例。

一、中心与边缘

“以儿童的发展为本”的教育理念,现在越来越得到各方的认可。但认可这一教育理念与落实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这只要看看我们在平时将儿童怎样的位置上就知道了。

先说学校。学校是为谁准备的?这不容置疑,是为儿童准备的。但我们在设计校园、设计学校的课程和活动、建构学校的生活方式时,是否将儿童放在了学校的中央位置?

打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想起了小林宗作的“巴学园”,想起了那大树所做的校门、废弃的电车车厢做成的教室、以及吃饭时“山的味道”与“海的味道”。听说小林校长要将一节电车的车厢搬运到校园里做教室,孩子们都很好奇,都想知道这巨大的车厢将怎样运到学校里来?小林校长就让家长们准备好孩子晚上住在校园里所需要的物品,让孩子们亲眼看看车厢是怎样进来的,给了孩子们很大的欢喜和满足感。

我们的学校,在设计校园的时候,是否征求过儿童的意见,问一问他们的需求?看来是没有的,要不怎么不同的校园风格基本相似,每一个教室都是一个模样,甚至很多学校连校门都如出一辙呢?校园里添置什么样的物品,征求过孩子们的意见吗?好像也没有。校长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开一次班子会议,大家统一了思想,布置了任务,就开始操作了。在整个过程中,儿童基本上是靠边站的,只有等到物品到了校园,才是使用的时候,校长才开始用自己“欣赏”的眼光,看着孩子们与这些物品的互动。不知道校长所欣赏的,到底是孩子们那欢快的身影,还是自己所做得出这一决定。我们是否按照孩子的身心成长的规律去构建课程?小学阶段的学生,随着大脑发育的进一步完善,正逐渐从幼儿时期的幻想转向对现实世界的探索,他们非常想知道真实的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学校课程的设置,要为孩子们这样的生长需要所服务,要给孩子提供更多地提供理论联系实际的时空。比如,带领学生到超市里学习,让他们了解各种物品摆放中所遵循的秩序,让他们观察不同物品的形状,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形状……语文的、数学的、各种课程的学习,其实都融合在了这样的实践之中,学生们在其中的收获要比在教室里看几幅图片、做几道练习要丰富的多。可是,我们经常给孩子们提供了这样的课程机会吗?

再说周边环境和社会。为什么芬兰的教育举世瞩目,为什么芬兰的家具、芬兰的科技创新成果在世界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或许在你走进赫尔辛基的时候,立刻就能获得答案。每一个城市都在确立自己的城市精神,都有属于自己的城市口号,“赫尔辛基,为儿童和童心未泯的人准备!”这样的口号,恐怕在全世界各国的城市中,是比较少见的。

一个城市所做的一切,为儿童、为童心未泯的人而准备,其实就是为这个城市的未来在准备。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真正是将儿童放在了中心的地位,于是,你可以在这里看到许多与众不同的景象:一个只有几十个学生的学校,不会被政府兼并到另外一所学校去,而是给这所学校提供均等的教育条件,保障每一个学生在其中获得优质的教育;一个大学生要想成为教师,需要付出很大的辛苦和努力,百里挑一的教师选拔制度,让教师队伍始终是整个社会的精英和佼佼者;直到参加大学入学考试之前,都没有全国统一的考试,学习成绩由教师来判定,学生如果感到自己还有潜力没有发挥出来,可以申请让老师再次给予评判。这种低利害的教育评价方式,让孩子可以非常愉快地在校园里生活,不用担心分数的压力;各种机构提供的学生实践课程,比如木工、科技……等等,让孩子们从小就养成了动手动脑的习惯,为他们日后的创新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我们有哪一个城市或者地区,将儿童放在了中心位置?几十年来,我们的国家先后经历了以阶级斗争为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现在开始走向社会治理,但没有顾得上儿童,没有来得及给儿童一个特定的位置,更别说中心地位了。高峰校长说:“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而拼命工作、努力奋斗的时候,我敢说,这个国家和民族一定会越来越强大。”我也坚信这一点。

二、习惯与兴趣

教育有很多口号,我们习惯于在某些场合借用一下这个,在另外一个场合借用一下那个,但是否想过,当我们同时将一些教育口号运用于教育实际的时候,会发生怎样的情况?

叶圣陶先生有一句话大家都耳熟能详:“教育,从简地说,就是培养好习惯。”对于小学生来说,如果能够培养出他们按时作息的好习惯、勤于锻炼身体的好习惯、认真对待没门功课的好习惯、不懂就问的好习惯、待人接物的好习惯……那就是他们一生的财富。以至于不少人说,学校对他一生最大的影响不是在学习知识方面,而是培养出来的良好习惯。这些好习惯为他们在生活工作中的成功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还有一句话大家也耳熟能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每一个孩子在进入学校之前,都是充满求知欲和好奇心的,学校要想方设法不断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以保持其求知欲和好奇心。学生没有兴趣,教师再怎样努力也是无效的。

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习惯的培养和兴趣的激发总是同步进行的,在不少时候,这两者是对立的统一体。太过于注重习惯的培养了,往往会挫伤学生的学习兴趣;太过于注重学生的学习兴趣了,有时常常会给习惯的养成带来阻障。

高峰校长介绍了他在美国的马格尼特汉语学校观摩学生汉语教学的情景。这是一个双语学校,学校里一半的课程用英语教授,另一半的课程主要用汉语教授。在一节汉语课上,高校长看到孩子们书写汉字的方式非常奇特,他们不是按照汉字的笔画顺序来书写的,而是采用类似于画画的方式,率性而为随意书写出来的,当然,尽管笔画顺序不对,书写出来的汉字还是非常漂亮的。高校长询问老师为什么不让孩子按照笔画顺序来写,老师说,汉字的书写要比英语字母复杂、困难的多,能够写出一个汉字本身就非常艰难,在让他们按照笔画顺序来写会更加困难,这样的困难会吓到很多学生,让他们放弃对汉字的学习的。习惯对孩子们固然重要,但如果失去了兴趣,习惯将毫无价值。

想想看,我们按照笔画顺序、按照习惯培养训练出来的学生,到了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有多少人的字能够写的端庄、大方,让人过目不忘呢?又有多少人的字写的潦草、分辨不清,让人不堪入目呢?在习惯的培养和兴趣的呵护方面,如何才能把握好度,让孩子每天将写字变成一种乐趣,而不是一种负担呢?我相信,有乐趣的事情,慢慢地做下去,到最终必定会养成习惯的。但如果一开始就以习惯的养成为目标给孩子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而忽视了兴趣的培养,必然得不偿失。要把保护孩子的兴趣放在首位。因为当我们要求孩子必须如何如何做的时候,孩子们就会感到有难度,就会退缩,失去了学习的兴趣。

除了在习惯的养成和兴趣的培养方面,要注重兴趣优先外,在习惯的培养上,还有两件事情要引起大家的关注:一是习惯的培养要有明确的规划,要融入具体的课程教学环节之中,有计划有步骤地加以落实。大家都知道习惯培养的重要性,但很多时候只是说归说,做归做,根本原因是没有将其落实下来,缺少指向性。在这方面,学校要发挥引领作用,教导处要有统筹的安排;二是习惯的培养要得到家长的赞同,实现家校共育。家长的想法如果和学校的想法不一致,在实践中就会导致孩子们的思维混乱,使习惯养成难以落地生根。

三、统一与选择

从管理的角度看,统一是最方便的管理形式。把学校办的像监狱一样,一声号令之下,大家集体放风,再来一声号令,集体进行劳作。每天在什么时间里做什么事情,是提前准备好的,不管学生是否做好的思想上的准备、是否有什么身体的不适,是否有新的思想火花涌现,都必须按照既定的时间安排去做,不能越雷池一步。

从教育的角度去看,选择是教育的基本形态。蔡元培先生曾说,教育就是一种选择。或者说,没有选择就没有教育。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要让一个个个性不同的人坐在一起,年复一年地做同样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能像小林先生的“巴学园”那样,学生到校之后,教师给大家布置一下一天的学习要求,然后大家各自选择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可以先学习数学,也可以先去操场锻炼身体。

很多校长,常常为每天中午的学生午餐而烦恼。下课铃一响,成百上千的学生集体涌向食堂,学生都希望第一时间能赶到食堂的供菜窗口,一方面可以节约排队的时间,另一方面也可以吃上合适的饭菜。那些动作稍微迟缓一点的学生,不仅要排很长时间的队,等到了跟前的时候,饭菜也被“抢”的差不多了。为此,学校要建一个很大的食堂,要准备很多供菜的窗口,要有足量的厨师以便在同一时间准备大量的饭菜……如果给孩子课程的选择权,情况将会如何?没有课的孩子中午11:00开始就可以到食堂用餐,中午就餐的时间可以一直延续到下午2:00左右,这期间,有的孩子在教室里跟着教师上课,有的学生在食堂用餐,还有的学生参加各种活动或者到图书馆阅览。可供选择的课程,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就餐和上课的时间,让学生不会集中在一个时间段里到食堂去吃饭,食堂不用搞得很大,厨师也不用如此紧张,可以持续不断地给孩子们提供最新鲜、最贴心的饮食。

有了选择,学生的课表不再是一个班级一张,而是每人一张。这可以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学生在校园的“无聊”。德国哲学家赫尔巴特曾经说过,无聊是教学的最大罪恶。但我们精心设计的学校生活,对孩子们来说太无聊了!现在将课程选择的权利交给了学生,每个学生都可以从自己的兴趣出发做出选择,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学习上的“无聊”,有利于学习质量的提升;二是明确了学习的责任。权利和责任是对等的,你拥有了选择的权利,同时也就承担了学好这门课程的责任。

学校的教育改革,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案例,让我们看到,在今天的教育环境下,让学生选择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玉泉小学也在给孩子选择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相信有更多的学校,会逐渐跟进的。

主办:迎江区教育局 承办:迎江区教育局信息办 技术支持:众和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