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新闻中心>媒体看迎江

媒体看迎江
【安庆日报专版】和谐征迁加速度 老城新居正当时

  

  ——安庆人民路以南历史文化街区棚改纪实

  核心提示

  对于安庆人来说,人民路以南历史文化街区承载的不只是历史,还有更多的老安庆集体情怀——难以割舍的市井风情,带不走的家族归宿感,最精华的城市配套体系和地标建筑云集处,城市文化艺术记忆沉淀的厚重古城文脉,把握老安庆话语权和形象展示的灵魂地带……一幕幕,皆是乡愁。

  几百年的历史积淀,老城拥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蕴,集约了更丰富的公共资源,但随着城市各项建设的突飞猛进,老城破旧的肌理却让城市“颜值”失色不少。在城市发展的推动下,老城肌理亟待革新,空间拓展、产业融合均需集中发力,这是城市发展进步的需求,更是生活于此的万千百姓的迫切诉求。

  2017年11月份,市政府正式启动人民路以南历史文化街区连片保护性开发项目(该项目主要包括“四街一点一片”,“四街”即倒扒狮连国货街、墨子巷连清节堂巷、四牌楼街连大南门街、任家坡街;“一点”即英王府;“一片”指滨江片区),该项目棚改主要分为城市危房二期(东围墙、“L”型街区)、造币巷南侧片区两大块。

  记者了解到,涉及城市危房二期共计261户为第一批征迁对象,由迎江区宜城街道棚改指挥部负责。截至6月9日,累计已签约249户,其中住宅179户,非住宅70户。

  一次次刷新成绩,一次次创造加速度,这背后,是老城百姓对征迁工作的支持和拥护,对新居生活的强烈期待,更是宜城街道棚改指挥部始终坚持“阳光征迁,和谐征迁”的决心和贴民心、创思路、破难题的实举,以及宜城街道棚改人不惧艰难辛苦付出的成果。

  严格程序 困难重重

  征收房屋始终是棚改迈不过的一道难坎儿。为了争取在2019年元月份实现“新街”开街,迎江区调动各区直部门、乡街等一批综合素质高、责任心强、能力突出的干部,充实棚改工作队组成“棚改铁军”,历时半年,以走遍千家万户、了解千差万别的决心和行动对所有被征迁户进行了前期摸底调查。

  “虽然很多都是征迁老骨干,但通过摸底大家都觉得这次征迁异常艰难,难在产权复杂,且大多房屋面积小而破旧,征迁工作组要逐一厘清千头万绪的线索,还要千言万语说服各有所需的被征迁户。”指挥部综合协调组副组长左信美如实说。

  在房屋产权方面,由于以前此处企业集聚,不少员工住厂房宿舍,因而有房无证的情况大量存在。除了此种产权本身归属纠纷问题,还存在着大量的与产权相关联的继承人纠纷问题。

  倒扒狮街住宅房屋属住宅一组,共有47户住宅,其中公房18户,私房29户。此处大多房屋年代久远、产权面积小,经济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居住环境简陋,且年长者居多。其中一户汪姓家族就曾让征迁组员程敏大费周折。

  “房子是1949年建的,户主1996年之后就迁出去了,房子一直无人居住,外观破旧,我们是扛着梯子爬窗户进去看房子的,房子里的楼梯都已经烂掉了。走访周边邻居、去派出所调档案,都不知道户主是谁,征迁工作一度陷入僵局。”程敏介绍说,“可是我们不能放弃啊,必须找到房主。”

  经过几天渺茫的海量信息搜索,最后找到一户汪姓家族,原本有了眉目,可惜户主已经去世,两个孩子也分散在淮南和南京。经过公证处、社保局,几个地方几次反复查询,淮南的线索彻底断了,唯一的希望在南京。可是跟南京方面沟通也不顺利,根本查不到相关信息。就在最后希望将要破灭之时,拥有多年社保经验的程敏敏锐地发现,可以通过查询丧葬抚恤金费用领取情况追溯到下一代。所幸,通过此种途径,程敏真就找到了第三代继承人。

  “几次信息变更,牵扯三代甚至四代人的信息,繁琐周折。这次的经历让我感觉,棚改工作太难了,没有专业知识支撑,根本坚持不下去。”程敏坦言。

  这样的事例并不在少数。调档案、翻台账、跑公证处、跑派出所,几乎成了这次棚改工作中不可避免的程序。尤其是面对继承人纠纷时,除了需要深挖的决心和勇气,棚改人还需要有一双能明察秋毫的慧眼、一颗懂法护法守法的公证之心。

  “此地公房、私房混杂,很多房屋都是几经周转,户主早已不是当年的户主,信息资料残缺,很容易有人为了继承人利益虚报信息,钻空子冒领房屋。”住宅二组棚改员王玲就曾遇到这样的例子,“即便具备多年棚改经验,但依然一户一个挑战,各有各的特点,原先的棚改经验基本上难以复制运用,我们不仅要火眼金睛,还要懂得依法征迁。”

  党员带头 政策到位

  征迁工作启动以来,棚改指挥部也迅速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临时党支部,充分吸纳社区老党员以及被征迁户中的党员。对于他们来说,既要带头签约征迁,又要做好政策宣传。

  在被征迁户里有一对很受人尊敬的“父子档”党员,汪劲松父子。征迁工作启动不到十天,儿子汪劲松便和父亲一起来到征迁组,主动签约,成为该片区第一个签约户。父子俩不仅带头签约,还主动学透征迁政策,上门讲政策,积极动员邻居签约。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其它户主也纷纷签约成功。

  老党员韩卫民曾是征迁工作中的一面旗帜,其踏实、耐心、敏锐、公证为民的“一线棚改说法”一直是征迁工作队里的“言值”担当。在这次征迁工作中,其丰富的征迁经验再次得到充分展现。

  “很多人不理解国有、集体土地政策的差别,一个按面积征收,一个按人口征收,很多人将政策混淆,既想拿钱又想要房,以为还有回旋余地,某潘姓户主的征迁工作也一度陷入僵局。”组员王玲介绍说,从5月10日到29日,征迁组对潘姓征迁户进行多次上访,电话、短信上百次,但工作一直没有进展。

  5月29日是征迁政策一个节点,为了说服签约,韩卫民依旧主动上门讲解政策,一问一答,不急不慢。通过长达几个小时的拉锯战,韩卫民敏锐地捕捉到隐藏信息,按照政策规定,已购房屋者不能再申请公租房,迅速变被动为主动,成功抓住征迁话语权。凌晨两点钟,潘某终于签约。

  “棚改工作,需要热情、耐心、诚信去感化被征迁户,需要与民交心畅谈,给居民分析各种方案利弊,帮他们算好经济账,让他们自愿放弃不合理的要求,这前提是,棚改人要熟悉掌握各项征迁政策,多与对象沟通、解释,始终坚持原则。”韩卫民不断分享着他的征迁心得。

  “本次棚户区改造时间紧、难度大、任务重,尤其是资料审查、产权明晰、档案归整等方面,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以及高度的责任心、强劲的执行力。不可否认的说,我们党员在这当中是不可替代的中坚力量,正是他们踏实肯干、攻坚克难的棚改精神,推动了我们棚改工作的顺利进行。”左信美说。

  以人为本 暖心征迁

  对于久居老城的群众来说,这次征迁不仅意味着阵痛和裂变,更意味着新生和崛起。一方面,他们急需摆脱破旧恶劣的居住环境,向往跟新城一样的美好生活,另一方面,他们又有着老安庆人的城市情怀,惦念着家族的荣誉,在留守和放弃中犹豫和徘徊。

  为了推进征迁进度,征迁工作组既要依法依规阳光征迁,又要充分了解民意,适当满足其合理诉求,甚至当起被征迁户的“管家人”。

  被征迁户陈老身患乳腺癌,爱人早年去世,祖孙三人挤在40余平米的小房子中,经济困窘。听说房子要被征迁,陈老一家极力支持,但担心无力购买新房。了解到这一信息后,征迁工作组多措并举,一方面积极帮陈老申请大病补助,一方面主动帮其查找厨房、卫生间等未登记区域材料,并帮其申请公租房。

  被征迁户王某是孤寡老人,因房屋征迁与征迁工作队结识。在征迁工作中,征迁队不仅为王老做好一切手续、材料登记工作,而且还主动帮其办理生活杂事,甚至在其生病时主动帮忙,深得王老感激。王老提出,身故后愿意将所有家产无偿捐给社区。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征迁工作中原本要求‘谁主张谁举证’,也就是说要老百姓自己去找证明材料。但考虑到,棚改区户主大多年龄大、情况复杂,我们征迁组不仅聘请了专业律师、专业测绘组,而且主动跑腿,帮助被征迁户找资料,哪怕是一个平方只要涉及到百姓利益,我们绝不马虎,绝不与民争利。”

  正是征迁组贴心的服务,征迁工作不到一个月,征迁工作组便收到了来自老百姓自发赠送的两面锦旗。征迁工作还在继续,征迁队仍需面对诸多难题。然而不难预见的是,凭着棚改人不畏艰难的付出,以及老城百姓的强烈愿望,这座承载历史文化诸多记忆的老城定将早日焕发生机! (记者 毕璀)

棚改路上的 “拼命三郎

  5月29日晚21点,迎江区宜城路街道城市危房二期棚改项目指挥部内仍在忙碌,送走约谈的经营户,凤飞正在对本组进度表做当天最后一次更新。非住宅三组:今日签订1户,截至5月29日,总户数18户,已签订协议15户,完成率83.33%。

  自5月10日城市危房二期棚改项目签约正式启动以来,指挥部65名工作人员就开始了快节奏、高强度的集中攻坚。5月29日第一阶段节点,261户完成率已达89.65%。

  甘受小委屈 化解大“情绪”

  党员凤飞,棚改实战经验丰富。面对性格各异、要求多样的被征迁户们,他的理念始终如一——做被征迁户信任的人,不回避,不推诿,直面问题,化解矛盾。担任城市危房改造棚改项目二期宜城路街道分指挥部非住宅三组组长以来,从摸底登记到归类认证,再到签约谈判,他始终以高度的责任心、公平公正的准则,与包保的18户群众进行交流,排解群众质疑情绪,引导被征迁户正确认识惠民政策,构建居民与指挥部之间相互信任的双向交流机制。

  5月24日,经多次电话联系,远居北京的杨老先生终于赶回安庆商讨征迁事宜,经过半天的详细讲解和答疑,老先生对征迁政策和标准没有异议,当即愉快签下协议。5月25日下午,老人却怒气冲冲地再次来到指挥部,称“补偿政策不公,被欺骗签下的协议要作废。”老人情绪激动,言辞激烈,说到气愤处,甚至连连用长伞拍击桌面。无端指责让大家都有些情绪,为防止矛盾激化,凤飞连忙拉住想要辩解的组员,他没急着反驳,反倒诚恳致歉安抚老人,待老人平静下来,凤飞终于弄清了缘由。原来签约之后,老人从别处得知同一批征迁竟有两个标准,别人的补偿标准每平要高出400元!这些“信息”让老人气不顺,他自认为“吃了大亏”是因为“太好说话”,因此到指挥部“吵闹”一番以争取“正当”权益。

  “大部分被征迁户受片面、不实信息诱导,都有这种心理,认为征迁中好说话要吃亏,闹得越厉害得到的补偿越高。”凤飞说,“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政策宣传不到位,群众对政策的必然性、公正性缺乏理性认识,这需要我们有更大的耐心和更强的业务能力。”

  了解前因后果后,凤飞再次为杨老先生做了一次深度政策解析,此次征迁范围涉及四牌楼街、国货街及倒扒狮街,按政策标准倒扒狮街店面价格比其他两地每平低400元,杨老的店铺位于倒扒狮街,而杨老听说的那户位于国货街,因此符合政策,并无不公现象,另外,凤飞还调出国货街与倒扒狮街商铺租金、交易价格对照表,向老人解释征迁政策倾斜的缘由,最终老人心服口服,当天就交了钥匙,并为自己的蛮横无礼郑重向指挥部致歉。

  对被征迁户负责 一肩力扛三方压力

  抽调到棚改指挥部之后,凤飞因经验丰富,肯干肯拼,很快成为三组谈判的主力。棚改压力本来就大,30日任务调整后,非住宅三组又新增了8户,作为非住宅三组的重点谈判人,每一场谈判他都不能缺席,前期准备,对象分析,方案拟定,他都要再次一一仔细推敲,而原单位的工作他还要兼任。

  一肩挑两职之外,他还肩负着沉重的家庭压力,年迈的父母双双重病在医院,每天除去工作的十多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医院陪护。忙的时候他甚至一周都回不了一趟家,好多天洗不了一回澡,想念儿子时,只能借工作的间隙认真读几遍幼儿园老师发过来的每日点评。医院指挥部两点一线的高压节奏,让指挥部同事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组织上也提出让他回原单位休整减压,但他却拒绝了。

  被征迁户说,凤组长跟我们接触多,我们了解也信任他,愿意跟他谈。小组组员说,凤组长业务熟练,政策精通,对被征迁户情况和诉求十分了解,被征迁户对他十分信服,小组少不了他。指挥部说,在凤飞同志的带领下,非住宅三组以一种甘于奉献、勇于攻坚的精神魅力感染着大家,也感动着被征迁户们,是一位不可或缺的好同志。

  凤飞自己说,“我要对包保的26户被征迁户负责。”

  毕璀 张全(6月11日《安庆日报》7版)